WFU

2020年7月12日 星期日

成也鼻噴劑,敗也鼻噴劑

作者:許哲綸




如果「鼻噴劑」是「愛情」,你要的是場短暫,但是轟轟烈烈的激情,還是要場細水長流,讓人充滿回味的甜美感情呢?

在診間,因為反覆過敏性鼻炎發作的阿銘,不斷地向醫師述說自己過去對抗鼻子過敏的奮鬥史,從西醫到中醫,從大大小小的藥丸,再到一帖帖調養體質的中藥,能夠嘗試的藥物,無一不試,但也無一不放棄;但唯一沒有讓阿明放棄的,就是「鼻噴劑」。

醫師:「阿銘,你說你幾乎每天都使用鼻噴劑,但請問你是用哪種呢?」

阿銘:「我使用過的鼻噴劑不下三四種,過去在診所,醫師都很愛開類固醇的必噴劑給我,『類固醇』誒,有沒有搞錯,而且越噴,鼻子不但症狀未見改善,反而還更不舒服呢,而我最喜歡的,還是這款『歐治鼻』啦,我用了很久了捏」

醫師:「那你有沒有覺得最近使用『歐治鼻』緩解鼻塞的效力越來越差了呢?」

阿銘:「對拉,醫師,我想說是不是健保藥價的關係,連這部分也在節省成本了,最近使用起來,確實沒有以前那種舒暢通快感了。」

醫師:「阿銘,你有可能已經罹患了『藥物性鼻炎』,現在要即刻停止使用『歐治鼻』,你需要的,其實是『類固醇鼻噴劑』。」


你的鼻子到底噴進去了什麼東西


目前處方藥當中,鼻噴劑的產品琳瑯滿目,你,真的知道噴進去鼻子的是什麼藥物成分嗎?而究竟哪一種鼻噴劑才是你(妳)真正需要的呢。

現今台灣能夠開得出來的鼻噴劑成份,主要分成「四大類」,分別是:
1.     類固醇鼻噴劑
2.     血管收縮性鼻噴劑
3.     抗組織胺鼻噴劑
4.     複方型鼻噴劑


鼻噴劑中的正宮-類固醇鼻噴劑



類固醇鼻噴劑,身在台灣,被污名化許久的「類固醇」,絕對可以在被厭惡的藥物排名中名列前茅;但是,在鼻炎及鼻竇炎的長期控制當中,「類固醇」鼻噴劑才是真正的王者!

在抑制鼻炎和鼻竇炎上,類固醇鼻噴劑都被證實能夠長期控制並且改善症狀,降低鼻水、鼻塞及發炎,且適用範圍廣,部分藥劑能應用於兩歲以上的患者;此外,由於是局部使用的噴劑使用,並不會有傳統類固醇的全身性副作用。

目前主要產品有艾敏釋(Avamys)、內舒拿(Nasonex)、碧適清(Besonin)和特索寧(Trisonin)


讓人又愛又恨的小三-血管收縮性鼻噴劑




血管收縮性鼻噴劑,在國人間名氣很大的「歐治鼻」就屬於這一類的產品,主打快速有效作用於鼻部黏膜(主要是下鼻甲黏膜),使皮下組織收縮,迅速緩解患者「鼻塞」的症狀,這在有急性鼻塞的患者,為了快速舒緩症狀是非常有效,且能幫助病人提升睡眠品質的藥物,但為何最近開始惡名昭彰了起來。

使用方式的錯誤,「成名來得太過迅速,讓一般人很難在按部就班的重頭開始」,血管收縮型鼻噴劑的使用也是同樣的道理,由於緩解鼻塞的經驗太過美好,讓患者很難想像無法不去使用他的狀況,卻忽略了醫師及仿單上的說明:「不得連續使用超過一周,否則會有『藥物性鼻炎』的風險」。

目前的代表性產品有歐治鼻(Otrivin)和醫鼻易(Sindecon)


吃的噴的,能夠抗過敏的都是好的




抗組織胺鼻噴劑,大家都了解到,過敏,都就是在身體接觸到過敏原,釋放的組織胺在全身所引起的反應,過去,口服的抗組織胺一直是對抗過敏的一項強大武器,但也常常因為口服使用,經消化道吸收後,而在全身上上下下遍地開花,嗜睡、口乾甚至急性尿滯留,都是常見口服組織胺所造成的副作用,抗組織胺鼻噴劑便是在這種情況下所產生的,就,單純治療在「鼻部」所發生的過敏現象,真的要說不方便的地方,就是他的味道真的有點「苦」。

目前的代表性產品有噴立停(Azetin),抗組織胺鼻噴劑與類固醇鼻噴劑併用,效果更佳,而這樣也帶出了下一類的產品。




複方型鼻噴劑,因應嚴重的鼻過敏,合併使用抗組織胺鼻噴劑與類固醇鼻噴劑是合理的選擇,而也為了讓嚴重鼻過敏患者使用鼻噴劑的順應性更佳,複方型的鼻噴劑產品也就這樣產生了,目前台灣有的產品是鼻適暢(Dymista),目前在台灣還是屬於自費型的處方藥物。

針對你的問題,選擇適合你的鼻噴劑,你,今天噴鼻子了嗎?




2020年7月2日 星期四

鼻子過敏真的有辦法根治嗎?

作者:許哲綸




「哈哈啾」,一早,此起彼落的噴嚏聲,伴隨著反覆吸啜的鼻涕聲以及堆疊在一旁的一顆顆由衛生紙所包成的「餛飩」們,在這種季節替換的日子裡,這是小英的日常,也是一個鼻過敏者開啟一天的方式。

從有記憶以來,「鼻子過敏」這件事情就跟小英脫不了關係,每次發作時,鼻水就像關不緊的水龍頭似的,反反覆覆的眼睛癢、鼻子癢,又進而整個鼻塞大發作,只能用嘴巴來去呼吸,久而久之,欠佳的睡眠品質也讓雙眼掛上了黑眼圈。

從小到大看過中西醫診所不計其數,從中醫的體質調養,也使用過好一陣子的抗組織胺和類固醇鼻噴劑,整體過敏症狀的控制也就時好時壞,在接觸運動及加強周遭環境清潔後,發作的頻率似乎有降低的趨勢,但是,每每來到換季時節,突如其來的「過敏」大發作,卻還是令小英卻步,不光光是影響到生活品質、工作效率,嚴重一點甚至有類似「氣喘」發作的感覺。

直到今年初,在耳鼻喉科診間,小英第一次聽到有所謂「治本」的鼻過敏治療,這消息可讓小英樂不可支,對於這樣子的根本性治療躍躍欲試,到底,這種所謂的鼻過敏根本性療法是什麼藥物,究竟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呢?


「阿克立舌下錠」,你必須是對「塵蟎」過敏才行!




Acarizax 12 SQ-HDM,中文你可以簡單稱呼為「鼻過敏舌下減敏錠」,在過去,曾經有過定期注射的皮下減敏治療方式,但是因為需要長時間定期注射,以及可能伴隨而來的急性過敏反應,在當時的推行和後繼狀況並沒有想像中的理想,而在近年來,更改成口服劑型的舌下錠,是否會成為鼻過敏患者的福音呢?

想要使用這類型的產品,首先你要先確認的第一件事,就是,能夠誘發你鼻過敏的,必須是「塵蟎」!蟑螂不行,狗毛不行,貓毛也不行,就是要藉由檢測過敏原的方式,確認你是扎扎實實的對「塵蟎」過敏才行,喔?你問為什麼?因為此類性的產品,是從最常見引起過敏反應的塵蟎所萃取出來的,目前台灣人過敏原有90%都是由塵蟎所引起的喔。

適用的年齡族群是在12歲以上,65歲以下;使用的方式是每日服用一錠,大約兩個月才會有明顯改善過敏的效果,建議至少使用一年的時間來評估狀況;而因為還是可能有急性嚴重過敏反應發生,建議初次使用能夠在醫療相關院所執行,常見的副作用包括喉嚨癢及不適,咽喉炎,嘴巴及唇部水腫情況。

因為目前此類型的治療方式健保尚未給付,需採用全自費的治療方式,每日服用一錠,一年的療程下來的確也是筆可觀的費用,有興趣的話可至各大醫療院所諮詢,一起來根本性地打敗過敏性鼻炎吧!




2020年6月22日 星期一

相見恨晚!太令人後悔的學習課程!

作者:許哲綸




打從第一次知道這門課程開始,當時,身為住院醫師的我,看著這種主打「個人品牌」的課程,心中,說實話,頓時不屑感油然而生,還甚至悻然的覺得:「身為醫師,我們曾幾何時還需要這樣子出門攬客,會把自己搞得像是服務業的作為,搞出一堆自以為客人的病人們,都是你們這些愛慕虛榮又欠缺實力的醫師們所做出來的」

日月冉冉,當身邊新思惟校友們陸陸續續去上課,也推出個人網頁、個人粉絲專頁甚至是Instagram的專頁,持續筆耕出一篇篇不僅彰顯出自己的專業力文章,也適時地能在各大媒體上有著發聲管道後,我才有些明白,「個人品牌」的重要性,在今網路潮流中,所不可或缺的地位。而這樣的行銷方式,也更能讓你的受眾,去有讓你能去幫助到他們的可能。


手把手的教學,讓未來的自己又更多可能

如果真要問我說,我究竟在課堂上學到了什麼,撇開了蔡校長及團隊辛苦的各方嘗試個人網頁配置優化、幾近手把手協助每個成員草創出個人網誌頁的大架構,我學到更多的,其實是對未來的醫療,未來的自己,有更多的期許和想像。


端正視聽,不讓邪魔歪道繼續得逞

我所學到的第一件事,在現今這個世代,一台電腦,一條網路線,你隨時能夠跳入這個大洪流中,跟著一起漂流。你不管政治,後果就是讓糟糕的人管理你;醫療或是各種專業也是一樣道理,你不出來端正視聽,後果就是會讓更多邪魔歪道去殘害病人,然後病人,再來找你收尾。


不為曝光而曝光

我所學到的第二件事,在網路上的爆紅也有兩種意涵,一種當然是個人品牌與專業的相得益彰,而另外一部分,就是為曝光而曝光,代表的,也就是屬於網路世界的潔身自愛,當有節目的邀約,你該去思考,這個節目,對於我想要營造出給其他人的印象,是否有相符呢?身為一個醫學專業人士,慎選能發揮自己專長的節目,才能讓自己個人品牌價值更為提升;而如果只是上娛樂談話性節目,得到就只有單純的曝光,以及專業被娛樂化所模糊的下場。


太後悔!後悔太晚來上這門課

上完這門課,真的是太後悔了,後悔太晚來上這門課了,品牌的建立非一朝一夕,有遠見如劉育志醫師及蔡依橙校長,也是長期筆耕,不是期望一夜式的爆紅,而是馬拉松式的細水長流,老實說,能夠撇開流量的迷思,繼續堅持寫下去,才是目前這眾多醫師品牌下能夠突圍的關鍵。提早設定自己的定位(以我的部分,身為個耳鼻喉科醫師,設定好自己在睡眠醫學的專業,合併自費模式的創立,提早把個人名牌帶給受眾,而不是只徒有醫院的名稱),搞清楚自己的受眾,對於自己的受眾做重點式的行銷,擴展自己的副業及創業可能。

儘管所費不貲,但在七個半小時的課程中,獲得了許多的knowhow,大幅縮短了跨進門檻的距離,但是,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後面的,就得靠自己好好努力了!




2020年6月19日 星期五

關於那些兒童打鼾你可能想瞭解的事

作者:許哲綸




「醫師,我們家小朋友,都已經國小二年級了,現在每天晚上,睡都睡不好,也經常作惡夢和尿床。」

眼前的小男孩,已經國小二年級了,不過身材略為嬌小,大概只有幼稚園大班的狀況,走進門診後,無神的雙眼望向我,嘴巴微微開著。

「嗨,小朋友,你喜歡上學和同學一起玩嗎?」,離開診間的辦公椅,我直接蹲向坐在椅子上的小明。

「很很喜歡啊」小明從漠不關心的神情,突然轉而有點興奮,帶點扭捏。

「哎唷,醫生啊,這個你就不知道了,他在學校,愛玩到要上課了都還在教室裡走來走去,老師聯絡簿寫到都不想寫了」小明的媽媽在旁邊焦忙的解釋著。

「那小明在學校的其他學習狀況呢?」我眼神轉向小明的媽媽詢問著。

「醫師啊說實在話,老師常常說他在學校上課時,都很難專心,不是會打瞌睡,就是會一直干擾上課秩序,我都懷疑他是不是有過動症了呢?」

「小明媽媽,看著你的描述,和我初步看到小明的狀況,我強烈覺得小明不是調皮搗蛋,而是他有可能罹患『兒童睡眠呼吸中止症』了」

「什麼睡眠呼吸中止症?那個不是像他老爸那種肥胖身材的大人才會得的病嗎?」

「其實,小朋友也會罹患『兒童睡眠呼吸中止症』,而且,它也是個需要迫切處理的疾病喔。」




細問下,睡眠時的小明會同時伴隨著劇烈的打鼾聲響,有明顯張口呼吸的表現,齒列的咬合不正(下齒列突出,俗稱的阿呆臉),其他理學檢查,發現小明的顎扁桃體肥大(近中線,像喉嚨含著兩顆貢丸一樣),顱顏側面X光及鼻咽內視鏡發現鼻孔最後面的鼻咽部幾乎被腺樣體所佔據,另外安排睡眠生理檢查,證實小明有小兒睡眠呼吸中止症的症狀。

依據美國耳鼻喉頭頸醫學會的指引,針對於小兒睡眠呼吸中止症的第一線治療方式為雙側扁桃腺及腺樣體的切除手術,經治療後,小明整體症狀,有了戲劇化的大幅改善。睡眠的情況變好了,也開始能夠經由鼻孔正常呼吸了,在學校的學習狀況也改善了很多,最重要的是,小明終於擺脫尿床的困擾了!

「兒童睡眠呼吸中止症」,好發於四歲到九歲的孩童,症狀常見打鼾、鼻塞、張口呼吸、夜尿、生長遲緩,近來研究更與注意力不集中及過動症有相關;由於孩童的淋巴組織較為豐沛,所以造成兒童睡眠呼吸中止症的原因,主要是因為位在口腔深部的肥大顎扁桃體及鼻腔最後部的腺樣體組織,兩者的存在,大幅佔據了正常的呼吸通道,導致睡眠過程中有停止呼吸,或是呼吸低下的狀況。

臨床診斷經由耳鼻喉科或是小兒科醫師,由理學檢查,安排顱顏側面X光或是鼻咽內視鏡檢查,如有必要,會再安排多頻道睡眠生理檢查,如在每小時有大於等於一次以上的睡眠中止或是睡眠低下即可確診小兒阻塞性睡眠呼吸中止症。

常見問題:
  •    治療只能開刀嗎?

目前經美國耳鼻喉頭頸醫學會建議,治療首選為扁桃腺及腺樣體切除手術,如合併鼻過敏可同時治療;如不考慮開刀,陽壓呼吸器的配戴是選項,但是小兒順應性不佳。

  •    年紀這麼小,移除掉扁桃腺有什麼可能後遺症嗎?

有些家長擔心切除腺樣體及扁桃腺會造成小孩的抵抗力下降,但現今認為,對大於三歲對孩童的免疫力幾乎沒有影響,反倒是錯過了手術時機(一般來說建議七歲前),可能以有些不可逆的狀況發生在孩童身上。




2020年6月15日 星期一

止鼾開刀一定要那麼痛嗎?

作者:許哲綸




有著亮麗的外型及穠纖合度的身材,任職於外商公司的婷婷,在外人及朋友眼中,是個不折不扣的人生勝利組,但是私底下,無論是同性或是異性的友人,每每在外有外宿機會時,總是讓婷婷心中異常忐忑,這主要的原因就在於……

「那令人難以忍受的巨大鼾聲」

巨大的鼾聲,讓婷婷的自信心嚴重收到打擊,同時,也讓她常處於尷尬的狀態,對於社交生活非常的困擾,嘗試過多種治療方式,側睡、止鼾貼布及止鼾牙套,無奈這幾種治療方式,依舊無法在婷婷身上看到令人滿意的成效,她下定決心,要積極地接受醫療介入,來改善這個令她困擾到不行的症狀。

來到了耳鼻喉科門診,婷婷接受了理學檢查、鼻咽內視鏡及多頻式睡眠呼吸檢查後,發現在中等偏瘦身材的婷婷,她的口咽部構造中的 軟顎 及 懸壅垂 非常冗長鬆弛,兩側的扁桃腺並沒有特別肥大,鼻部的空間也非常良好;多頻式睡眠呼吸檢查後,結果顯示婷婷已經達到「輕度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標準,與醫師討論過後,婷婷決定使用傷口小且恢復時間快的溫控式無線射頻打鼾手術,術後恢復良好,整體打鼾症狀也有顯著的改善。

打鼾,是人體上呼吸道裡的組織,在睡眠的時候,因為肌肉張力的放鬆或是本身過度冗贅的體積產生震動的發聲情況。大部分的打鼾情形好發於軟顎以及懸壅垂,有時是因為舌頭體積過大或是舌基部下垂所引起。另外,扁桃腺、腺樣體以及鼻塞也會造成打鼾。體重過重、服用鎮靜劑及使用酒精也會導致鼾聲加重。打鼾同時也可能是睡眠呼吸中止症的症狀,長時間的睡眠缺氧會提高罹患心血管疾病的機會。

本篇文章所介紹的「溫控式無線射頻打鼾手術」,不同於傳統手術,如「雷射懸壅垂切除手術」或是常見的「懸壅垂軟顎成型手術」,兩者常造成術後傷口疼痛,「溫控式無線射頻打鼾手術」,其造成的疼痛感相對輕微,而且針狀探頭完全作用在粘膜之下,能夠保全整體粘膜的完整性,故不會有像傳統手術術後劇烈的傷口疼痛。常見使用雷射止鼾手術的部位包括:
  1.     軟顎
  2.     舌根

針對「輕度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患者,溫控式無線射頻打鼾手術提供了侵入性較低的門診手術選擇(依據病人狀況可選擇局部麻醉或是全身麻醉)。在軟顎或是舌基部粘膜下作用,利用無線電波在治療區域產生凝固範圍,六到八週的時間,軟組織體積慢慢被身體吸收而縮小,並增加組織的硬度及張力,已達到降低打鼾音量及頻率的目的。

但是,「溫控式無線射頻打鼾手術」也並非毫無缺點,因為事實上是利用原軟組織凝固硬化,來增加容易震動引起鼾聲的軟顎及舌根等部位的硬度及張力,並沒有移除掉任何組織,也沒有利用縫合的方式來增加空間,所以患者在平均六個月到一年的時間,可能會有張力降低而鼾聲「復發」的狀況,而這樣的治療方式,對於中重度以上的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對於改善睡眠呼吸中止症本身,效果相對不顯著。

溫控式無線射頻打鼾手術優缺點比較,

優點:
  •     適用於僅有打鼾或輕度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患者
  •     針孔大小的口部傷口,出血量低,回復時間快
  •     比起傳統手術,疼痛感低
  •     可再復發後重複施作
  •     可採用局部麻醉的門診手術形式,不用住院!


缺點:
  •     不適合中重度以上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
  •     整體效果比起傳統手術較差
  •     半年到一年後,有打鼾復發的可能性
  •     需要自費




睡著看比較準: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新診斷方式

作者:許哲綸


在診間,初被診斷為「重度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的小邱,手上拿著醫院所安排的多項生理睡眠檢查結果,焦急的詢問,診間耳鼻喉科醫師詳細解釋了報告內容,面對小邱的狀況,也先提供了非手術性的治療建議。

小邱先試戴過陽壓呼吸器,但因為不適應陽壓呼吸器的配戴,又再度回到了耳鼻喉科門診,諮詢手術介入的部分,看看,是否有能夠擺脫陽壓呼吸器的替代選項呢?但面對到洋洋灑灑的手術方式:鼻中隔鼻道成型手術、無線溫控射頻軟顎及舌根手術、懸雍垂顎咽成型手術、舌根減積手術、達文西舌根手術甚至是正顎手術,究竟該如何選擇適合自己的手術呢?是每個患者,都要接受相同的手術介入嗎?而除了多項生理睡眠檢查之外,還有其他的檢查或是資訊,能夠告訴我們該如何做決定嗎?醫師的決策是如何做的呢?“




藉由麻醉藥物誘導式睡眠呼吸內視鏡檢查(下簡稱睡眠內視鏡),是近年來在睡面醫學當中,快速發展的一種,關於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評估正確阻塞部位及方向的檢查技術,換句話說,也可以稱它是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裡面的「精準醫療」。

面對到一個重度的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於傳統上,醫師會安排理學檢查(評估鼻腔及口腔的狀況)、鼻咽內視鏡檢查(評估更深層的鼻咽、舌頭後部及會厭部的狀況)及放射線的檢查(評估頭頸部骨性結構狀況);但傳統式的檢查,由於患者本身仍是屬於清醒的狀況,跟真實睡眠時,整體肌肉張力愈發降低後,實際呼吸道塌陷狀況還是無法完全詳細評估。




藉由睡眠內視鏡的檢查,檢查醫師可以更清楚了解到,當患者睡眠時,整體呼吸道塌陷及阻塞的確切位置,究竟是上顎部、側咽壁、舌部甚至是會厭軟骨等部位,而耳鼻喉科醫師更能提供給患者確實改善症狀的手術方式;相比傳統的清醒內視鏡,因為清醒時的生理狀況及肌肉的張力,跟真實睡眠情況大不相同,藉由麻醉藥物誘導式睡眠內視鏡的介入,能夠避免掉更多無謂的手術,而讓患者接受到真實有助益的手術。

現行麻醉藥物誘導式睡眠內視鏡的操作,需要麻醉科醫師的協助,並佩戴自費型的腦波監測儀器,協助達到理想麻醉深度下接受內視鏡的檢查,並對上顎部、側咽壁、舌部及會厭軟骨的阻塞狀況作出評分,根據研究指出,做完睡眠內視鏡檢查後而改變原來手術計畫的比例高達將近八成,但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正確診斷仍需要做多頻道睡眠檢查,有相關診斷需求可再與您的診治醫師協同討論,共同尋求更為「精準」的治療方式。




2020年6月14日 星期日

不只是開車用導航:專屬於鼻竇手術的GPS

作者:許哲綸

醫師:「你所罹患的是雙側慢性鼻竇炎,經過這幾個月來的保守治療,效果... 說實在話,並不是這麼的理想,如果想要有效的治療,手術的介入在現階段有他的角色存在。」

患者:「手術!真的沒有其他辦法了嗎?我聽說鼻竇炎就算開刀還是很容易復發呢?應該算是小手術,沒什麼風險吧!」

醫師:「開鼻竇炎的手術,現在的主流是鼻竇內視鏡微創手術,我們會經由鼻孔處理,並不會有額外的外在傷口... 但是,這並不表示是個完全沒風險的小手術喔...

患者:「不是就把那些髒東西清一清而已嗎?」

醫師:「你看看這邊和這邊,你的鼻竇炎所侵犯的範圍,離眼睛及腦部的距離都非常接近,我們不會把有可能傷到眼睛及腦部的手術稱呼為小手術的。」
患者:「這...... 那有沒有其他更好及更安全的作法呢?」




以上的對話狀況常常發生在鼻科醫師的門診中,在為數不少的鼻竇炎患者中,也存在許多保守性治療(抗生素、類固醇噴劑、洗鼻器)卻無法有效改善的族群;而面對到嚴重鼻竇炎、富發性鼻竇炎,甚至是鼻部良惡性腫瘤,都是在診間患者常問的問題。

舉個例子給大家,假設你在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山區開車時,同時身為個需負責全車安全的駕駛,在過去的年代,你需要的是張地圖,按圖索驥,亦步亦趨的將乘客平安的送達目的地;而在現在這個時代,使用地圖的司機,於心於力,都是個耗時也好力的作為,而擁有一台具備穩定定位系統的導航設備,方能達到省時省力,且安全的達到目的的方式。

治療鼻竇炎的要角,鼻竇內視鏡手術對於導航系統的需求也是相同的。從八零年代發展至今,經鼻內視鏡手術幾乎成功取代了過去傳統的外開式鼻竇炎手術,近年來,對於鼻竇相關解剖構造和生理功能的了解,配合光學解析度以及相關手術器械的高度發展,鼻竇內視鏡的進展不可同日而語;

而從九零年代開始,過去廣泛應用於腦神經外科手術的即時導航系統,開始應用在鼻竇內視鏡手術,於醫師端,能夠在導航輔助下,成功移除鼻竇病灶,大大降低傷及眼睛或是腦部的風險,並盡最大的可能保留鼻腔的正常生理功能;於病人端,更能在導航協助下,降低需要被重複手術的風險,及縮短整體手術被麻醉時間。




「導航的再進化」,隨著科技儀器的進步,醫師對於手術細節和品質的完美追求,病人對於手術結果的期待,目前新型的3D立體定位導航系統,搭配上單次拋棄式的立體定位手術器具,能夠更精準的切除病兆。

目前鼻竇內視鏡導航系統,健保適應症是使用於廣泛性的鼻腔及鼻竇息肉,復發鼻竇炎行再次手術,因術後或是創傷引起的鼻竇構造變形,位於後篩竇、蝶竇及篩竇的鼻竇炎,或是鼻竇的良性或是惡性腫瘤。

而儘管是相對單純的慢性鼻竇炎患者,鼻竇內視鏡導航系統也能提供患者更精準的微創醫療,更能大幅降低正常組織受傷風險和整體復原速度。

「身為個鼻科醫師,在差之毫釐,失之千里的鼻竇微創手術中,3D立體定位導航系統是個不可或缺的存在,秉持著這個概念,提供給患者最高端的醫療服務。」